1. <tr id="1cl0p"><track id="1cl0p"></track></tr>
      <ins id="1cl0p"><video id="1cl0p"><optgroup id="1cl0p"></optgroup></video></ins>
      <code id="1cl0p"></code>
    2. <output id="1cl0p"><track id="1cl0p"></track></output>
      <ins id="1cl0p"></ins>
        1. <tr id="1cl0p"></tr><output id="1cl0p"></output>
          歡迎來到199云計算!

          國際巨頭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云計算廠商 > 國際巨頭 > IBM陳旭東解密IBM轉型和大中華區布陣 >

          IBM陳旭東解密IBM轉型和大中華區布陣

          時間:2022-06-17 17:40:33|欄目:國際巨頭|點擊:

          今年三月,當IBM宣布由陳旭東出任大中華區總經理時,至少引發外界三大疑問:第一,履歷背景為聯想集團中國區總裁、三胞集團全球副總裁、美團副總裁等的陳旭東,一路過來很"2C",為什么IBM要找一個2C背景的人來領導一家資深的2B企業?第二,這些年IBM公司一直在轉型,無論全球還是中國市場都面臨業績壓力,眾所周知"大中華區總經理"這個職位是要"扛"銷售業績的,陳旭東來接這個盤,他真有"精鋼鉆"來攬IBM大中華區的"瓷器活"嗎?第三,IBM大華區開始引入新掌門人,是不是預示IBM公司全球轉型已經進入了新拐點?

          圍繞陳旭東以及IBM的諸多問題,都備受外界關注。

          圖:IBM大中華區總經理陳旭東
          圖:IBM大中華區總經理陳旭東

          混合云是當下碗里的飯,更大的機會則是AI?

          IBM公司的轉型全球關注,因為這家公司曾經創造過無數輝煌,信息產業中的許多關鍵技術、重點產業,都由IBM發明創造;很多影響深遠的重要理念也都由IBM先提出來的。在100多年發展歷程中,IBM多次轉型都是華麗轉身、王者歸來,只有這一次仍存諸多懸念。

          目前IBM的銷售收入已經從巔峰時期的1000多億美金,在分拆了勤達睿之后,降到今天的574億美金。怎么看待IBM營收規模的收縮?

          "從報表上看,近十年,IBM公司全球業務收入沒有增長,反而下降,業務分拆當然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。而收入起伏,對于一家一直在轉型的百年企業(今年IBM成立111周年)來說,很正常。"陳旭東說,IBM能夠在競爭如此激烈的行業長時間存活,有其戰略邏輯,如果僅從短周期的起伏來判斷就會有失偏頗。他認為至少以十年為周期來看IBM才是比較合理的。"包括IBM在2004年出售PC業務,其實它早在1994年就決定要賣掉PC業務了,用了十年時間找到比較合適接手這個業務的聯想。"

          在過去的發展歷史中,IBM的產品、業務都是行業里極為領先的,基本上在同一時期沒有太強的對手,IBM在相當長的時間里給自己的定位是"不可或缺"。比如在上世紀60年代,IBM投入50億美元研發了大型主機,從那時開始,IT行業里的各代產品基本上由IBM引領,行業信息化也是由IBM牽頭,時至今日,大型主機依然是各大關鍵性行業和業務領域不可或缺的核心系統。

          "在上個世紀,全球包括中國,信息化的主要領域是金融和政府行業(以財稅為主),IBM對這些領域的信息化做出了很大貢獻。今天這兩個領域依然是信息化非常重要的領域,但是信息化的行業范圍已經拓展到生活的各個方面。"陳旭東認為,如果假設20、30年前信息化值是100,那么現在信息化值已經拓展到1000,從市場占有率來看,IBM的份額是降低了,因為參與的廠商越來越多,信息化所涉及的面也越來越寬,而IBM的優勢和專注點至少直到兩年前都還一直放在頂端,所以從整個IT行業的大盤來看,IBM的占比縮小了。

          此前,陳旭東曾表示,外人看一家公司是"盲人摸象",很難看清楚;公司內部的人看自己的公司,也有可能是盲人摸象,因為只看到了自己了解的部分。但作為IBM大中華區的掌門人,陳旭東不可以盲人摸象,必須比旁人更能準確地把脈公司的現在與未來邏輯。

          外界認為,IBM轉型之所以緩慢是因為錯失了云計算的第一波紅利,錯失了公有云,一步慢,步步慢。目前,在云計算市場呼風喚雨的比如AWS、微軟Azure等,都是趕上了公有云這班車。IBM錯失了公有云的機會嗎?在旭東看來,以規模和成本制勝的公有云與IBM聚焦高價值業務的戰略邏輯是相悖的,而發揮IBM的技術和行業專長,聚焦混合云與人工智能,把AWS、微軟Azure這些領先公有云廠商作為戰略合作伙伴,才更符合IBM的邏輯。

          其實,關于公有云是不是IBM的生意這個問題,IBM公司CEO阿爾溫德·克里希納(Arvind Krishna)之前在月度內部員工對話會上曾坦言問IBM員工:"我們是否可以像亞馬遜那樣低成本地去經營一個效率更高、成本更低的業務?"臺下沒人舉手回答這個問題。

          顯而易見,IBM沒法做這樣的生意,因為IBM的基因里寫的是"高價值"與"不可或缺",不是"規?;谋±噤N"。正因為如此,IBM才賣掉了PC與X86等業務。從IBM的角度看,混合云才是云計算轉型深水區中極其困難的事情,才是云計算的下一波紅利。

          基于此,IBM在2018年以340億美元買下紅帽(Red Hat),有了紅帽IBM就可以打開云與傳統IT之間的閥門,構建真正的混合云,而有了紅帽之后,包括AWS、微軟Azure這些云競爭對手在內的大大小小的業內玩家就成了IBM的合作伙伴。數據顯示,在2021年IBM與AWS、Azure和Salesforce通過戰略合作伙伴關系而產生的營收增長就超過了50%。2021年,IBM混合云營收增長了19%,目前占到IBM總營收35%;目前IBM 70%以上的年營收是來自軟件和咨詢業務,這兩項業務實現了良性和可持續的增長。

          陳旭東認為:今天,"混合云是IBM公司碗里的飯",而IBM更大的紅利或者說更大的機會則是AI(人工智能)。"我看到相關數據公司的預測,未來兩三年內,全球每天會產生491EB的數據(1EB是10億GB),如果沒有人工智能或大數據挖掘技術,絕大部分數據就放著永遠用不了,無法對業務產生價值。"陳旭東說,企業上云,企業數字化,當然不是為云而云,為數字化而數字化,核心是要從這些海量數據中獲得價值,人工智能是要解決把數據轉化為價值的問題,它是云之后,IT的下一個大爆發機會。

          IBM在AI上已經持續多年投入,如果從2011年IBM Watson參加綜藝節目危險邊緣(Jeopardy)比賽算起,IBM 對AI的投入已經超過十年,花費了數十億美金。但目前從全球產業來看,AI的商業化和規?;瘧貌艅倓傞_始。在中國"AI四小龍"變現面臨重重挑戰,這或許是全球AI商業化變現窘境的縮影。"投入Watson AI,從研究到實驗,到實驗性的行業應用探索,再到今天成為一套可以在紅帽OpenShift上任意運行的企業級的AI能力,IBM用了至少十年時間,"陳旭東坦言。今天的Watson AI已經成為IBM企業級AI的統一品牌,與消費級AI有著本質區別,專注于企業規?;捎肁I獲取數據價值的四項關鍵能力,包括自然語言處理(NLP)、可信、自動化和任意運行的能力,目的是幫助企業把分散在混合云環境中的海量數據用起來。

          進入混合云與人工智能時代,幫助企業從數據中釋放價值,是IBM今天以平臺為中心的戰略聚焦點。從突破性技術發展的角度來看,今天的計算架構也許根本追不上數據爆發對于計算力的需求。這也是為什么IBM要加重投入量子計算的關鍵原因,因為量子計算將為算力指數級提升帶來新的思路,所以包括IBM、英特爾、谷歌、微軟等紛紛加入了這場未來計算的爭霸戰。如果說現在是量子計算這場馬拉松的剛剛跑出200米,那么從公開數據來看,這一程量子計算競賽中,IBM是暫時領先的。

          今年年初,IBM發布自"智慧地球"之后又一個新的品牌主張"攜手共創",把自己定位成為技術伙伴和"生態召集人",IBM CEO 阿爾溫德表示,"IBM已經做好了準備,成為未來數十年里推動進步的催化劑。"IBM從當初做"不可或缺"的技術到今天成為技術伙伴、"生態招集人"和推動進步的"催化劑",是IBM的影響力下降了嗎?而且在提出"智慧地球"之后,最近十年沒再給出引領產業變革的新理念,這又是為什么?

          陳旭東給出的答案是,IBM公司的文化正在發生變化,過去十年IBM追求(Purpose)的是"不可或缺",現在追求(Purpose)的是"成為讓世界更美好的催化劑"。從不可或缺到催化劑,也預示著產業正在發生新的變化。

          "實際上,我覺得如果將IT時代分成兩段,現在是第一個時代的最后階段,下一個時代要靠量子計算打開的IT新紀元。"陳旭東將IT的前60年定義為信息化時代,人工智能時代正在到來,從PC到云再到混合云的演進,是這個時代的最后階段。下一個計算領域的新時代到來,可能會產生更多新思想和新理念,目前處于新時代來臨前的醞釀期,在醞釀期沒有顛覆性理念出來,這也很正常。

          在醞釀期需要很多新技術相互支撐,陳旭東為此特別提及了芯片技術:"比如IBM去年推出的2納米芯片技術,可能會是促成整個產業升級的重要的技術點。"從IBM的數據來看,2納米的芯片可以降低功耗75%,芯片性能提升45%,能使手機電池續航時間增至之前的4倍,大幅提升筆記本電腦功能,加快自動駕駛汽車的物體檢測速度,縮短反應時間,一個指甲大小的芯片可以容納500億個晶體管。就在不久前IBM剛剛推出的新一代主機IBM z16,首次采用7納米芯片集成專用人工智能處理器(IBM Telum),把AI推理與IBM高度安全的大批量交易處理能力結合起來。

          進攻型選手,需要調兵權?

          陳旭東的履歷一路過來"很2C"嗎?不完全是,"或許更容易被大家看到的是我2C的經歷吧,"陳旭東笑言。

          陳旭東在聯想24年,"幾乎做過所有職能部門的工作,從銷售、渠道、商務、質量管理,到后來的全球服務部門、移動事業部、中國區業務。后來之所以離開,不是不喜歡聯想,而是覺得聯想在發展過程中遇到了一些多元化的挑戰,所以想出來看看其它公司是怎么做的。"陳旭東說。

          離開聯想,陳旭東去了做零售的三胞集團,然后又到做消費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融合的美團、做芯片制造的長江存儲,除了三胞集團是零售業2C業務,其它工作也都很"2B"。在美團,陳旭東負責大零售的B2B業務,牽頭組建了美團的食材供應鏈業務;在紫光集團/長江存儲做芯片,也是典型的2B業務。應該說,在聯想陳旭東完成了從基層到高層管理者的蛻變;而他在三胞、美團、長江存儲的職業經歷,則是進一步拓寬了陳旭東從零售、消費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以及制造業的跨行業視野。

          經歷了這些公司之后,陳旭東的體會是多元化很難,因為要跨越很多領域,而且要把一個企業的成功復制到另外一家企業并不容易,因為各有各的成功和經驗教訓。他認為,從管理和業務的本質來看,2B與2C沒有本質的區別。

          陳旭東透露,他職業經歷的綜合與多元,或許正是IBM選擇他的一個重要原因,因為今天IBM發展所面臨的挑戰也是綜合復雜的。"大到國家政策或者稱地緣政治的問題,小到具體產品布局、銷售以及人員匹配,都遇到了挑戰。"陳旭東說。

          IBM選擇陳旭東的第二個原因,因為他是進攻型選手。"我有一個特點就是以進攻而不是防守的方式做業務,這或許是IBM選擇我的另一個重要原因。在我的策略里,只有進攻,沒有防守。"陳旭東坦言他這些年所經歷的各個公司,所管轄的業務,所有攻略從來都不是防守,而現在面臨種種挑戰的IBM大中華區正需要一個進攻型選手。

          IBM選擇陳旭東的第三個原因是本土。當下的IBM需要一個對本土市場更了解的人。

          因為陳旭東管理能力的塑造基本上是在聯想完成的,而聯想的轉型并非很成功,帶著濃重的聯想管理底色的陳旭東,能帶好IBM大中華區的隊伍并且完成銷售業績嗎?

          "我應該是最好的人選之一。一個人能不能做成一件事,要看三個關鍵點:第一,是不是足夠聰明;第二,是不是足夠努力;第三,是不是站位足夠高。"陳旭東說,他來IBM當然是要對銷售業績增長負責的,事實上他去過的每家公司從來都是要對銷售任務負責的。

          除了對自己有信心,陳旭東表示,IBM現有的團隊都是經過千錘百煉的,專業能力非常強,需要的是一個明確的方向,然后集中力量在一個點上進行強攻突破。同時他也坦言,如果有機會向IBM CEO提一個關于大中華區的訴求,他希望有更多自主權,IBM的矩陣管理很出名,各個事業部、每條業務線都有全球自上而下的配置,對他而言,橫跨事業部的排兵布陣還不夠自由,而發動戰略進攻是需要將重要的資源和人力放在關鍵領域。

          守住基本盤,拓展根據地?

          進攻,必須有明確的"沖鋒目標"。到任不久,陳旭東就定出了"深挖金融行業潛力、突破和建立互聯網和民營制造等行業新根據地、夯實基礎拓展生態"的2022 IBM大中華區戰略重點。

          應該說,金融行業是IBM大中華區的"基本盤",也是IBM大型主機聚焦的行業市場之一,加上IBM在金融行業有超過50年的服務經驗,深挖這個基本盤,筑牢業績核心,這樣的戰略很好理解。但金融業面臨自主可控的要求,同樣X86也躍躍欲試希望取代主機,加上互聯網金融等更多新型的金融科技巨頭紛紛進軍金融行業,加入助力金融行業數字化轉型的隊伍,IBM的基本盤該如何守?又如何挖?

          陳旭東認為,在金融行業目前存在一個誤區,認為X86是安全可控,大型機不可控。如果退一步說,將所有的銀行系統都放在X86上,需要承受巨大的維護成本壓力,因為架構會變得更加復雜,一旦出了問題,可能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。金融業要評估一個系統平臺的價值是多方位的,包括業務加速、開發人員生產力、基礎設施成本效率、監管、合規性、安全性和部署的靈活性等。

          針對互聯網金融科技企業與IBM對于金融行業的數字化市場之爭,"互聯網金融科技的優勢在于銀行的非核心業務,而這些也不是IBM的菜。但是核心的交易系統,IBM依然擁有無可替代的優勢。"陳旭東說,金融業轉型,基礎架構必須要向混合云架構轉型,這樣既能讓核心交易系統更安全可靠,同時又讓新的應用快速上馬,既滿足本地和私有云的安全,也需要公有云的靈活,這些大型機構所需要的牢固安全性與靈活性的基礎設施能力,IBM目前暫無對手。

          IBM將制造業視為需要大力拓展的根據地也很好理解,中國有極為完整的制造業體系,制造業是中國的支柱型產業,這個市場很大。而將互聯網行業市場同樣視為IBM的新根據地,就有些令人費解,目前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巨頭都成為了公有云服務提供商,在某種意義上看,這些擁有云服務的互聯網巨頭都是IBM的競合伙伴(競爭對手+合作伙伴),IBM把他們作為新根據領地,又是怎么考慮的?

          陳旭東認為要從三個維度來看這個問題,其一,IBM策略調整,原來IBM只關注塔尖客戶,大部分客戶自己直接做,但當戰略調整為以混合云與AI平臺為核心的"生態召集人"之后,除了塔尖客戶,更多的用戶需要各種合作伙伴、渠道伙伴來拓展。其二,從產品層面看,當IBM收購紅帽定位專注于混合云之后,IBM與這些公有云服務商就成為合作伙伴,而且IBM"在中國不做公有云服務,就更加不會和他們打架。例如在中國,IBM與阿里云、騰訊云合作,可以在我們的方案里推他們的公有云,他們也可以在他們的方案里推我們的服務。"其三,是IBM有很多技術產品特別適合互聯網公司。

          以IBM企業級存儲產品和軟件為例,陳旭東舉了利用IBM Spectrum Scale軟件可以統一管理磁盤和磁帶的例子。IBM的存儲軟件技術能夠迅速喚醒和調用磁帶機上的冷數據,讓冷數據存儲成本降低 80%,同時滿足合規需求。據其透露不久前中國的某短視頻互聯網公司剛剛成為IBM數據存儲解決方案的客戶。陳旭東還透露,IBM這些年積累了超過200多款企業級軟件產品,這些軟件通過紅帽平臺OpenShift進行容器化之后,有很大的市場空間,這也是為什么他對于未來的大中華區業績增長有信心的又一個原因。

          事實上,互聯網與制造業是早就熱起來的市場,而且IBM很多年前也已經介入這個市場,為什么陳旭東現在要將其視為新的進攻目標?陳旭東對此的解釋是,雖然十年前IBM已經介入到這些市場里,然而是將其作為戰略必爭之地還是作為普通的細分市場,其排兵布陣、投入兵力與資源的策略就會大不一樣。如果十年前就開始投入重兵進攻這些市場,那么現在IBM對于基本盤的壓力或許就沒那么大了,而且整個市場新的格局或許早就已經鋪開,并且進入收割期,而現在進行布陣,壓力與挑戰確實比十年前大很多。

          "不過沒關系,IBM大中華區總經理,確實是一個有挑戰的崗位,但是此前在聯想成長的經歷告訴我,越是有挑戰的崗位,就越能夠體現你的價值。"陳旭東說。

          (科技有態度,作者是前《中國電子報》主編、資深科技記者李佳師)


          重要申明: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
         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內進行處理、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          COPYRIGHT ? 2009-2011,WWW.YOURNAME.COM,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 ? 199云計算 京ICP備2021002074號-5

          sitemap feed

          看a级操逼大黄片
          1. <tr id="1cl0p"><track id="1cl0p"></track></tr>
            <ins id="1cl0p"><video id="1cl0p"><optgroup id="1cl0p"></optgroup></video></ins>
            <code id="1cl0p"></code>
          2. <output id="1cl0p"><track id="1cl0p"></track></output>
            <ins id="1cl0p"></ins>
              1. <tr id="1cl0p"></tr><output id="1cl0p"></output>